上一章 目录 书架 下一章

  范歆韵抬眼向某人看去时,却只看到他满脸都是正常模样,一时之间她不太好判断宋轻时底下的小动作是不是故意。

  不过当她把腿移开,而那只脚也紧跟着跟过来时,范歆韵就确定他是故意的了。

  表面上吧,不声不响,就喜欢在暗地里面搞些小动作,的确是他的风格。

  “老师,你看要不然这样,我先把以前买去的那套房子还给你,终归是熟悉的地方,住起来习惯一些。”

  宋轻时心里那点想法,程显秦一清二楚,不就是不想他住范歆韵那儿么?

  但他嘴里说:“过了这么多年,你还能如此关心老师,我很感动。”

  宋轻时:“应该的。”

  真是他妈的太令人作呕了。

  他们不约而同的想。

  这饭也吃得差不多了,而且范歆韵也不想看两个男人的勾心斗角,人站起来:“回去?”

  程显秦:“行。”又看在场的另一个人,“那就再见了。”

  宋轻时坐在位置上一动不动,倒是没有任何不悦或阻挠:“再见。”

  范歆韵两人走到外面时,天已经黑了个彻底。两人没开车来,就叫了车。等待的空档,程显秦懒散的说:“他就这么放你走了?”

  她对这种话题不上心,连眼神都懒得给她一个。

  “不过今天也不算亏,好歹也气着他了,你也看见了吧?在电梯我牵着你那会儿,他恨不得用眼神把我的手戳个洞出来……”

  范歆韵:“喔。”

  “没什么表示?”

  她:“你想太多了。”

  “得,你要这么认为我也没办法。”

  程显秦的话音一落,两个人之间就开始步入了沉默,前者翻了会儿手机,看见车灯远远照过来后,刚要提醒范歆韵车来了,却听见她说:“我包忘拿了。”

  “完了你被套路了,肯定是宋轻时把它藏起来了。”

  范歆韵再次露出个“你好无聊”的表情,“我先进去拿包,你在这儿等着。”

  她按原路返回,很快就回到他们吃饭的包间门口,正打算进去,却有一个念头让她迟疑了。

  好像刚刚从吃饭时开始,她就没有见到她包的踪影了。

  范歆韵站在门口没动。

  下一刻,身后有人低低的笑出声,像拿羽毛拨着心口那样,听着让人犯痒。

  怪不得她走时他不慌不忙,毫不阻拦。原来真是在这儿等着她呢?

  范歆韵往身后看去,宋轻时正靠在墙上,手上提着的那东西正是她的包。

  宋轻时:“姐姐,你真是想太多了,我能安心让你和其他男人共处一室啊?我心眼小你又不是不知道。”

  看看,心眼小不但不感觉羞耻,反而是一脸自豪的模样。

  全天下估计也就只有宋轻时这么一号人了。

  范歆韵要是心情好,估计能给他竖个大拇指。

  可惜了,这会儿她心情不好。

  “你想怎么样?”她看着他说。

  “很简单。”他眼角也是弯的,“今天你得跟我走,住我那儿。”

  “我要是不呢?”

  “这可由不得你了。”宋轻时悠悠的说,“其他事我由着你,但是你想跟其他人开心的处对象,没门。”

  范歆韵:“……”

  “看你现在火气挺大,正巧了我也大,刚好等下咱们解决一下。”

  ……

  程显秦在楼下等了有十分钟,给了司机笔小费,让人走了。

  接着他拿起手机拨了个电话。

  谢易刚洗澡出来,手机就响了。

  “程先生。”

  “你住址发我。”

  “啊?”

  程显秦:“别多想,只是有点事想找你解决一下。”

  真的只是一点事,一点点兽、欲。

  谢易不做他想,老老实实报了。

  程显秦极淡的扯了下嘴角:“乖乖等我。”

  谢易:“……”

  真的好想再次强调一遍,他是个直男。

  ……

  范歆韵隔了一周,再次回到宋轻时的住处。房间里边白色的床单大概是因为某些因素给弄脏了,这会儿已经换成黑的了。

  至于某些因素是什么,她自然是心知肚明的。

  “你先去洗个澡,早点睡觉,睡主卧吧。”宋轻时现在没有在路上来那会儿放、荡,这副样子竟然真的不像是要对她做什么的。

  刚刚他还在她耳边说“你身上香的让我好胀啊”之类的话。

  见她不动,宋轻时又催促了:“快去洗吧。”

  范歆韵巴不得他对她没想法,可是心里头却有些怪异,那种对自己魅力的怀疑。

  宋轻时的浴室也非常大,并且衣服什么的宋轻时都给她准备好了,她也没啥好拒绝的。

  ……

  澡洗了一半。

  浴室的门响了一下,她回过头去看,却见宋轻时luo着上半身就这么大喇喇的进来。

  他在她疑惑的眼神中又坏又邪的反问她:“一起?”

  范歆韵:“……”


上一章 目录 书架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