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目录 书架 下一章

  范歆韵关上门的五分钟时间里,外边一直静悄悄的,就在她以为外边的人已经走了以后,一阵噔噔的敲门声打消了她的想法。

  小可怜虫先生力气大的几乎要把门给敲碎了。

  啊,不,范歆韵想,真正的小可怜这时候早就躲到角落里头哭鼻子去了,哪里还敢在这里搞破坏呀?

  事实上,外头的宋轻时正不耐烦对着门冷笑了下,似乎在考虑用什么方法把能门给撬开,并且不损害他纯良形象的方法,思索了一阵,他打算伸脚出来踹了,不过那一声门锁震动的声音让及时止住。

  范歆韵开门之后,看见的是一副小宋先生低头看地面,像极是在认错的画面。

  准确点来说,适合这副画面的形容应该是:虽然他觉得自己没做错什么,但是没办法他比较听话,要是她非得觉得他做的不对的话那就算他的不对好了。

  范歆韵:“”

  她有些烦躁:“你有病?”

  宋轻时说:“没的。”还挺一本正经。

  “”她,“没病就回去行不行?”

  宋轻时低头看地面的神态变成低头看她了,疑问的语气却说着肯定的话:“你生气了?”

  “要是我半夜没事这样去敲你家的门,你生气不生气?”

  他不知道想到什么了,嘴角很浅的抬了抬:“我不生气。”又补充说,“你就算把我家门敲垮了我也不会气的。”

  呦,还知道要把她家的门给敲垮了啊?

  宋轻时大概感受到了她的怒火,不敢废话了:“我就是想说,我钥匙也在里面,还有,你晚上睡觉的时候,门窗都锁好了。”

  他说着,趁她没注意挤进去,没一会儿,果然见他拾掇着一把钥匙。

  宋轻时这次是真没打算在逗留,视线从她屋中的角落里收回来:“歆韵姐,你放心,近期我都不会再来打扰你的。”

  回答他的是今天让他非常熟悉的敲门声。

  他的嘴角又很淡的挑了挑,步子慵懒散漫的往回走,并且随手就把钥匙给丢了。

  哦,钥匙是他的没错,只是这是一辆摩托车的钥匙,至于摩托车,两年前就被偷了。

  钥匙是他从口袋里掏出来的,什么时候放的他也不知道。只能说宋轻时觉得放钥匙的自己可真有远见。

  张杭早就料到宋轻时会被赶回来,所以这会儿识趣的保持沉默。只是宋老板那副模样,好像

  宋轻时吩咐:“这个周别再给我她公司送礼了。”

  这个她指的是谁,张杭当然心知肚明。

  只是宋大老板那话,不免让他有些错愕:“老板这是放弃了?”

  宋轻时懒懒散散的往椅背上一靠,不太想回答自家秘书那么蠢的问题。

  他刚刚拿钥匙的时候往范歆韵的鞋架上看了一眼,鞋架摆在上面的只有两双女士拖鞋。

  这就让他知道了一件非常非常重要的讯息。

  ——范歆韵身边没什么经常会出现在她家里的男人。

  换句话来说,她现在单身。

  所以说,他会智障到放弃然后让其他人拱他家白菜的机会么?

  不然他不就白白费了老大劲儿把他媳妇从他老师那儿抢过来了?


上一章 目录 书架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