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目录 书架 下一章

  第六十二章

  时间似行云流水,眨眼间自慕容冥烫伤那天算起,已经一个多月了。舒榒驽襻在大家的关怀备至和悉心照料下,慕容冥背上的伤势一天比一天好,伤口慢慢结痂再片片如蛋壳般剥落,新生出来的肌肤,滑若凝脂,嫩赛西施,比之前光滑百倍,白嫩百倍,令女子失色,叫新生儿默然。当然能有这么强大的功效还得归功于我们妙手回春的莫大夫。

  一个多月相处下来,慕容冥发现莫逸堂这人时而轻浮,每回来看他,不调戏一两个漂亮的女护士,偷偷香窃窃玉,绝不走人;时而欠抽,每回来给他换药,总是想方设设法阴损他,但也个他们带来无尽的乐趣,病房里因为多了他这么一个打闹的医生多了份活力,少了份死气;时而潇洒,训练时早早完成任务,偷偷溜出来带些好吃的好玩的来与她们分享,不拘一格:时而严肃,处理伤口的时候,毫不马虎,白大褂上身,白手套上指,全副武装,搞得更抗击h7n9一样慎重,严肃的像一个小老头。也多亏了他的职业操守,不然慕容冥怎么可能一个多月就完好如初。总而言之,莫逸堂如同一朵缤纷灿烂的七色花,每一片花瓣各自代表一种性格,都像是被雨露滋润过,闪着光芒,耀眼迷人。他是个活泼体,蹦蹦跳跳、叽里呱啦。同时,他又是个沉默体,专注医学、雷打不动。如果他是一个女人也一定会拜倒在他的西装裤下,只可惜他不是。他对他而言是个潜在的威胁,为毛呢,因为他的那张嘴就像抹了蜜一般的甜蜜,每每逗得他家小老婆笑得前俯后仰。害怕失去的感觉袭上心头,霸道的心理开始作祟,所以每次莫逸堂来,他都叫他离他家小老婆远点,不要残-害祖国的花朵。莫逸堂嘲笑的说他小气,占有欲太强。虽然忌惮慕容冥的淫威,可是放荡不羁的性格可不是你不让他做什么他就做什么的,还是跟讨厌的苍蝇一样围着他们转来转去,有时故意想激起慕容冥的醋意,看他笑话,就像牛皮糖一样粘着他家小老婆不放,气的慕容冥鼓鼓的,有时还想伸出爪子捏捏慕容幽那纷嫩通红的小脸蛋,不过都被慕容冥毫不留情的拍打回去,那下手叫一个狠,把他手都拍红了,嗷嗷大叫控诉他的罪行。这不经令慕容冥想起来去年陆亚承被拍的情形,物是人非事事休,未语泪先流。短短一年却发生了如此多的变数,真的恍如隔世。要不是知道他对他家小老婆没那意思,不然早把他踹出门外了,管他是不是他的救命恩人,说道救命恩人,也是一命抵一命,两不相欠,无需矮他一截。

  慕容冥有一方面十分欣赏莫逸堂,那就是他对医学的痴迷和认真。每每大家训练完累的半死都躺在床上呼呼大睡了,他还挑灯攻读医理,做着实验,有时结果没出来,通宵达旦也在所不惜,第二天直接顶着两个豆大的熊猫眼上了训练场,惹来一阵哄笑。上次那个中年医师不只是错乱了哪根神经,n顾茅庐,好说歹说要收他做关门弟子,慕容冥不解,有莫逸堂这么一个医学奇才在这里,他为什么不选他,反而找他这么一个门外汉,纵使他天赋异敏,也不如有基础的莫逸堂学得快呀,后来才知道莫逸堂的医学已经到了登峰造极的境界了,中年医师的水平只能当他的徒弟。他本来想拒绝,想多留点时间照顾小老婆,后面训练越来越多,上官那个死老头,也不知道干什么去了,可能是碰上什么棘手的问题了,都大半年了还没有回来,心里隐隐有些不安,总觉得他似乎出了什么事,那种感觉很真实,就像女人的第六感,夫妻之间的心有灵犀,母子之间的十指连心。所以就答应了那个中年医师跟他多学一门手艺也好,他不做他的徒弟却他他收他的小乖为徒,他希望小老婆学医,对她自身也是一种治疗,而且在医生那里,女护士特别多,女人天生慈悲心肠,多少会帮着照料他的小乖。没想到好景不长,连医学“泰斗”也突然被调走了,正愁着小老婆学医总不能有始无终,自己又抽不出时间来教她,这人就冒出来了。

  “逸堂,跟你商量个事!”慕容冥靠在床头一本正经的开口。其实他已经好得差不多了,上训练场也没什么问题。只是营长同志不同意,要他再休养一星期,好全了再说,莫逸堂也不批,说还要再巩固巩固。军命难违,医命更不可违。否则他们就跟他急,好吧,他只好继续跟床打交道,还好现在没那么折磨人了,不用再趴在那当死尸了,可以坐起来了。他终于体会到能坐也是一种幸福,其实幸福真的很简单,对乞丐而言,能吃上干净的面包就是幸福;对沙漠中的旅行者而言,能喝上水就是幸福;对父母而言,孩子健康快乐就是幸福。。。。。。幸福就是满足你所需缺的,弥补你所没有的,得到你所想要的。

  “嗯,你说?”听他的口气就知道是正事,莫逸堂停止和小幽幽玩逗,抬起头来,一脸认真的看着他,等待下文。他救过他一命,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只要他一声令下,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我想让小乖跟你学医,用不了你多少时间,你只要有空过来和她闲聊几句就行,你也知道她的情况!”说到这,慕容冥失了神色,小乖真的很奇怪,其它方面都很聪颖一学就会,两个月不到,她在他的引导下就会走会跑了,大家说什么也都听得懂,也知道喜怒哀乐,看人脸色。就是不知道怎么回事,无论他怎么教,她都没能学会说话,有时教得他自个都有些气垒了,但对上她那纯真又无辜的水汪汪大眼睛,又无可奈何,责怪她吗,不,她没有错,可他也没有错,到底该则么办?他真的不知道,只能想着死马当活马医,让她多和医生接触,说不定某天医者能自医!

  “她的舌苔,嗓子等发音器官都很正常,我想可能不是生理问题而是心理问题!会不会是受了什么刺激导致她不愿开口或是不敢开口!”莫逸堂从医生的角度剖析问题,要是生理问题凭借他的医术和现代化高科技医疗设备不可能检测不出来,所以他推断是心理原因。

  “心理问题?”在他之前,小乖过着怎样的生活他无从得知,不过想也不会过得有多好,不然怎会被丢弃在大马路上。难道他的父母骂过她孔过她或是嫌弃过她,因而说了什么极端的话刺激到她,如果是,他一定不惜一切代价揪出那对狠心的父母将其千刀万剐,他视若珍宝的小乖竟然被他们无情的弃之如敝履,还给她留下如此巨大的心灵创伤,你叫他怎能不恨。他的眼随着情绪的起伏而变得赤红生血,似乎要喷出火来,杀气重重,使得一旁的莫逸堂如坐针毡。这孩子未免也太血腥了吧,强悍的气势注定了他是王中之王,要是生在黑-社会,那还得了,黑帮老大的位置一定非你莫属。“邦邦邦,邦邦邦,浪奔,浪流,万里滔滔江水永不休,淘尽了,世间事,混作滔滔一片潮水。。。。。。”熟悉的韵律在脑海里响起,一曲新上海滩引带出许文强那一甩黑色风衣冒雨出场的光辉帅气的形象,对号入座,小冥冥长大一定就是那个样子的。以他现在的眉目看来将来绝对可以和周润发、黄晓明一较高下,再以他狠厉的手段、仗义的性格,沉默而睿智。哇咔咔,史上最完美的黑帮老大有不有!流口水呀!(“乓”某作者一记铁榔头敲过去。“啊,你打我干嘛?”某逸怨气十足。“敲醒你呀,还能干吗,话说你是不是脑袋秀逗了还是得了幻想症,搞清楚你们现在的身份,你们是军人ok?还黑帮老大,你是想来个警-匪一家亲还是怎么滴?某逸:我累个叉,你有点文艺气息好不,幻想一下黑老大你会死呀,想想人家许文强多帅气,多霸气,多英气,多勇气,多人气。。。。。。某作者:看你说得上气不接下气,再说就要断气!)

  “熄火熄火,有你这么耐心教她,弟妹总有一天会说话的!”他那火球都快蔓延到他身上来了,受不了了,千穿万穿马屁不穿,先安抚了他再说。

  “弟妹?”果然一听到这话,慕容冥眼中的潮红瞬间退下,玩味“弟妹”一词。

  “你比我小,她又是你老婆,不是弟妹是什么?”笨,这么简单的逻辑都理不清,某逸翻白眼,鄙视他。

  “说得好!”“弟妹”身份的界定,“你的老婆”听着顺耳。

  说得好?我说了什么让他龙颜大悦,莫名其妙,大神的世界不是俺们这种凡人可以理解的,莫逸堂匪夷所思。

  “那就说定了!”

  “什么?”一会说得好,一会说定了,你的思维要不要那么跳跃,我都被你搞糊了。

  “你说呢?”某人拉长音调,感觉他要是不答应他就死定了。

  “哦,尽力而为?”

  “是竭尽全力,我们家小乖就交给你了!”

  好吧,又被坑了,又上了贼船,话说她说不说,得看她高不高兴,自己搞不定的事就甩给我,狠哪,阴哪,恨哪!

  ----------------------------------------------------------------------------------------------------本来0点之前能更的,无奈出现了禁词,只得倒回更改,亲们放心这算昨天的,今天的还会在更!


上一章 目录 书架 下一章